甜菜不好吃

随缘拖更

【瓶邪】吸血鬼(7)

*我有罪,我来更新了。

*我有罪,我来更新了。

*我有罪,我来更新了。












————————————————







“快点!钥匙孔在那边。”


在小花的催促下,吴邪的动作显得更加慌张了些,一直拿着钥匙硬是放不进钥匙孔,看的小花连皱眉头,只恨自己不能冲过去帮他。


“卡擦。”一声,诺大的铁门开了一条缝,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吴邪不敢把门打太开,顺着小缝就钻了过去,小花拉着人手腕就开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们来到一个小铁屋前,小花在裤兜里摸来摸去,四处张望着想要找到什么,脸上不安的神色越来越明显。


“坏了。”


“怎么了?”


“出入卡被我搞丢了。”


“那怎么办啊,回去找啊。”


小花责怪似的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又慌慌张张地往回寻卡。两人一路寻到了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结果被胖子一声怒吼吓得躲在了旁边的草丛里。


“你连个人你都看不住,你干什么吃的!”


“我...我...”


“我我我我什么我!”


“那也是您自己说可以给他放开院子里玩的,谁...谁知道就跑出去了。”


胖子着急地挠了挠头,指着人咬牙切齿地说:“我去找张起灵,要是这小天真出什么事,你就完了。”那人吓得直哆嗦,连忙点了点头,“还有,后面是禁区,可能一会儿小天真就吓得自己跑回来了,你盯好,他回来先给他一记镇定剂。”


吴邪原本还打算等胖子人走了过去敲晕那个蠢货,结果听完这话看着人手里那把小枪就拉着小花走了。“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拼一把。”


被他们这么一折腾早已是烈日当空的中午了,越靠近禁区一些破破旧旧的小茅草屋就越多。这些落魄的吸血鬼好像白天不太爱出来活动,偶然瞥见几个吸血鬼站在一旁停下来了手里的工作,用一种令人全身冒冷汗的眼神看着吴邪和小花。


这是这里许多吸血鬼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见活着的人类。他们小声议论着,招来了越来越多的吸血鬼。渐渐地,这些吸血鬼已经慢慢把他们包围,眼神十分空洞,再加上无血色的面容,让吴邪害怕的感觉无影地钻了出来。


那些吸血鬼包围的圈越来越小,最后仅容他们二人站下的空间。就在这时,一个吸血鬼咬了咬牙齿,喉结微动了一下,猛地就向吴邪扑去,狠狠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又不知什么力量把那人拖了回去,爬倒在地上。吴邪害怕得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伤口,不停地呜咽,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一只穿戴整齐的吸血鬼忽然从人群里蹦了出来,踩在了刚才那个吸血鬼身上,示威似的向周围怒吼一声,人群才诺诺地散了开,只剩下他一人还有脚下晕倒的那个吸血鬼。


完了,这人吃独食。

【瓶邪】同学(16)

*屁话不多说 看正文













———————————————







“你果然个屁,你...”


还没有等陈宇塞他话,他就已经回头往另外一边走了。陈宇不由自言自语:这人脾气这么古怪,小天真为什么会喜欢他。边说边往反方向走了。


———————————————


我忽然想起我的笔袋放在了刚才上课的课室,连忙跑着回去拿。一般同学如果看到了就会放在讲台上,我一去就奔着讲台去看。结果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个影子,我正打算抬头去座位那里看看,结果发现张起灵拿着我的笔袋闷声不响的站在那里,把我着实吓了一大跳,过了一小会儿表情又恢复过来。


“给我。”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他毫不犹豫地把笔袋放在我手里,让我有点吃惊,这个时候的剧情走向不应该是他不给我要纠缠我叫我不记往事原谅他吗。边脑补着无厘头电视剧边把笔袋接了过来,转身就要走。


“吴邪。”


看,要开始叫我不记往事了,下一句话肯定是对不起。


“我有话和你说,你愿意听吗。”


失策的我尴尬地回了半边头,把笔袋放在了讲台上,示意让他说下去。


“在陈宇之前,已经有人把我告去老师那里了。”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你还记不记得隔壁班的女生给你写过情书。”


我愣住了。“你的意思...”


“嗯。当时年纪前50可以入重点部,以我的成绩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其实那次我的成绩没有达标。”


这个弦外之音莫非是他原本打算留下来陪我?


“我考了52。老师知道了那件事,认为是因为那件事我的成绩才下降的,老师也知道,以我以往的成绩,要入重点部简单得像上楼梯。老师为了分开你和我,让你我更好的发展,学校便特批让我去了重点部。”


“所以,你就抛弃我了?这个就是理由?年度最佳笑话。”


“老师反反复复几乎每天都在给我灌输有关同性恋的教育,叫我不要再影响你了,我也觉得我这样下去耽误了你。”


“耽误我?哼哼,你知道坐着一两个小时的车去找别人最后还被别人理也不理晾在旁边的感受吗。”


“那你知道每天被进行性教育的感受吗,你知道每天被施加一些你会毁了别人的压力的感受吗。”


我顿时被他的话给噎住了。


“我那边重点部的风声并不大,而且我也不想影响你了,就想借此事给我们做个了断。”


我和他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周围的空气总感觉在不断升温。他慢慢凑了过来,试探性地吻了一下我的嘴角。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躲避,反而迎了上去,我与他的舌头缠绵了一小会儿,我的手也不知道放哪好,犹犹豫豫地打算扶着讲台,结果把笔袋给碰掉了。


“砰。”笔袋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惹得我一激灵,大脑才恢复运转。


“那你现在是打算又来影响我了?”我轻声说,然后推开他拿着笔袋就走了。

【瓶邪】吸血鬼(6)

*今天又是自觉的一天














——————————————









吴邪才轻轻挪动自己的身体,就感觉下身一阵疼痛和不适,不由轻声哼了出来。抬头看见胖子一脸疑惑地盯着自己,尴尬地咧嘴对他笑了笑。


“快起床吧,去吃早点,我得出趟门。”


吴邪没有多问,忍着大腿的酸麻下了床,走起路来有些变扭。


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厨房外面的长桌上吃着胖子给准备的面包,由于昨天晚上消耗体力太大,肚子饿的开始有些反抗,他吃起这个面包也是格外的香,不小心却噎到了。赶紧从冰箱里找出来瓶牛奶把面包给送了下去,才感觉舒服了许多。嚼着面包的闲暇之余,吴邪拿起奶瓶左看看右看看,结果发现已经过期几年了。他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心里咒骂着这城堡里有没有个不是过期的玩意儿,还不由看了看碗里的面包,怀疑起这个面包也是过期的。


才一会儿就胃口全没,糯糯走出了餐厅。


吴邪原本想回房间睡大觉,忽然想起好像还有个正事,赶忙往门外跑去,一路小跑沿路去了废旧区的铁门。


他不由有点失望,看见这里除了一团杂草还是一团杂草。不知什么时候门前多了朵花,可能上次没有注意到,吴邪嘟了嘟嘴,看着这花心生怜悯,说起话来。


“怎么这么可怜长在一堆杂草旁边,以后就靠我养你好了。”


吴邪傻乎乎地在那里蹲了一下,就转身走掉了,边走还边想,小花是不是已经抛弃自己了。


他忽然愣住了,小花?花啊!


他兴奋得只差尖叫出来,连忙带着小跳的快步跑回去,但是铁门处人也没有。他趴在铁门上四处张望了一下,后脚跟不小心碰到了那花,花就倒了。


“哦我天!对不起啊!”


他蹲下来正打算把这株可怜的花扶回去,结果发现它压根没有根部。在土壤里冒出一角纸,他兴奋得马上把附近的土都刨了干净,抽出张纸条。


“如果看见了的话,十二点见。”


现在应该是九点十点的样子,吴邪心里实在是开心,一晃都忘了自己下身的疼,直接跳了起来,结果后身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抑制住了他的动作。


他拿起花开心地回了城堡,坐在客厅里一直盯着时钟,还有两个小时,感觉度秒如年。


正在他十分专注地盯着时钟时,书房门忽然开了,那种生锈的铁相摩擦的声音吓得吴邪一颤。他没有回头看,因为他知道回头会看见张起灵。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心生一阵羞耻,整张脸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变成了粉红。


“我出门。”张起灵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就草草说了一句。


“嗯....哦。”


“你手里怎么拿着花,我们花园不是没种花吗。”


“啊...”吴邪慌了,赶忙扯谎,“可能是自己长的野花吧。”说完自己都不信,看了看这朵长着一副富贵脸的花,不由怕得咬紧了牙关。


张起灵回头看了一眼花,就没说话了。好在张起灵已经一千多年没有养过花了,连什么花长什么养都忘了个一干二净,看见花也有些稀奇的多看了几眼。


“你喜欢?送你的。”


吴邪把花递给了张起灵,就赶紧逃离了快要变成案发现场的客厅。张起灵愣在那里,从他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他,而且是一千多年都没有见过的花,他拿着在手里端详了许久,破天荒地咧嘴笑了笑,也不知道怎么保存这朵花,在洗手池里放满了水,直接给塞了进去。又觉得不妥,拿了个酒瓶把酒全部倒光,在里面接了水,把花放在了里头。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听着外面没了动静,才蹑手蹑脚出了去,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了,他拿了件外套就往废旧区跑去。


吴邪才一去,就看见小花背对着门站在那里。


“小花!小花!我在这儿!”


他看见小花就像是看见了救世主,应该说现在小花就是他的救世主。小花连忙回头,两个看见了对方都十分的兴奋,隔着铁门互相问候起来,吴邪开心得都快掉眼泪了。


“怎么不开门,钥匙给我。”


小花忽然说道。


“什么钥匙。”


“你不会吧,我放在纸条下面的啊。没钥匙出不去。”


吴邪心情顿时冷了一大半,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自己刨个稀巴烂的土堆,蹲下来认真找了起来,结果找了很久都没找到。


“别找了别找了你翻过来。”


“那怎么行,这么高,摔都摔死,而且你不看看上面这么高的尖刺,你想我死啊。”


“赌一把,别浪费时间了。”


“我不。”


“快点!”


正在他们争论之余,吴邪忽然欢呼一声:“找到了!”



【瓶邪】雨村·做运动

*无脑小甜文

*今天很自觉

*无屁可放














———————————————






上回(尝菜)提到,我在雨村被像养猪一样养胖了不少。看看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再加上我本来长得就有几分嫩,套上个假发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孕妇。我也常常用这个和闷油瓶开玩笑,莫名其妙地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还要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这种时候他都会叹一口气,把手收来后面顺着背部划过去搂住我的腰,还不忘捏一捏我开始有些松软的肉。

一想起当年我的一把好腰,一只手就可以从侧面捏过,我就不由得叹了口气,默默下定决心要减肥,于是每天早上我就让闷油瓶帮我压着腿做仰卧起坐。我才刚刚开始没几天就想当逃兵了,捂着酸痛的肚子躺在床上不肯起来,偶尔边哼边吃力地做起一个。我又艰辛地坐了起来,最后拉着闷油瓶的双臂直喘粗气。

“害呀,不做了不做了。”

我小声撒娇似的哼着,还不忘记凑上前落个吻在闷油瓶嘴上。我似乎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这是个好主意,我每每坐起来一次,我就可以向闷油瓶索个吻,以此为奖励。这样一来我的动力就大了不少。闷油瓶这个不知情趣的家伙,平时也很少愿意主动去亲吻我,常常都是我又撒娇又卖萌的他才会草草给予回应。

我仰卧的频率也加快了不少,坐起来的时候还不忘板着闷油瓶的头亲一口,他用一种复杂而又无奈的表情看着我,满脸写着:你都多大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呆在这雨村我是越往回长,特别和闷油瓶在一起的时候那叫智商极速下降。我一脸得意地看着闷油瓶,心里自然也乐开了花,特别是看着他那不能奈我如何只能宠着的表情,我就愈发是开心。

我最后开始有些累了,坐上去双手勾着闷油瓶的脖颈吻着就往后倒,他也顺势压在了我身上,他亲了亲我的脸蛋,我不由开口笑了笑。

“吃早饭了,天...打扰二位了。”

我听见声音先是一惊,然后看门外才发现是胖子,他头也不回地走掉了,我被他这个举动逗笑了,边笑边轻轻往外挪,闷油瓶也从我身上起来,在地板上把他的鞋子和我的鞋子分开,最后把我靠近他的那只脚的鞋子帮我给套上,就去穿自己的鞋子了。我穿完鞋子就跑出去去吃早点,胖子一脸苦相地看了看我,又惹我笑了起来。

“胖子我当时是在做仰卧起坐,你别误会了。”

“做仰卧起坐?哼哼。怎么会在闷油瓶身上做。”

“如果你希望我还可以在他身上做俯卧撑。”

我又没忍住笑了出来。闷油瓶拍了拍我的脑袋,示意叫我老实点,我赶忙低头吃起早点。

结果闷油瓶一会儿破天荒的来了一句:“可以。”

【瓶邪】同学(15)

*没有屁放 直接正文












——————————————






“吴邪,其实你心里一直都喜欢张起灵吧。”


“就算喜欢他也不会喜欢你。”


他话音才落,我就一句话给他怼了过去。但转念一想其实他说的也没有错,我的确一直都喜欢张起灵,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原谅他,无论找什么借口。


雨下得越来越大,走路时鞋尖总是勾起陆地上的污水,白色运动鞋上慢慢也溅满了污点。陈宇的伞比较小,我和他各子都湿了半边肩膀,但却也不肯再靠近对方半步。我无神地端视前方,前面落下的雨滴被织成了密密麻麻的麻袋,上方的雨则重重拍打在伞上,形成了一段并没有节奏的鼓点。


雨停了我就直接走了,没有再打伞。陈宇想叫住我,但是没有。




陈宇看见张起灵从图书馆走出来,拔下耳机就走上去拦住了他,张起灵甚至没有抬头看他,直接就绕开他往另外一边走。


“哎张起灵,别急着走啊,我跟你说说吧。”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


“吴邪啊。”


“他做你男朋友又关我什么事。”


“话可不能乱说,这叫诬陷。”


张起灵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看似在无理取闹的人,直接绕开打算从另一边走。这次陈宇没有拦他,只是转身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吴邪其实心里一直挺放不下你的。”


张起灵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看着陈宇,目光冷得好似一块没有任何感情的铁。陈宇见状,继续说了下去。


“你别看他最近和我走的近,但我其实心里一直知道,我只是被他用来耍耍小脾气的而已。行吧,喜欢的人就得惯着。”


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哪里戳中了这位张大爷,他冷冷一笑,回道:“你是不是属于那种得不到就诋毁的人。”


“...张起灵,我也是在为他检验渣男啊。”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不知道就闭嘴。”张起灵抬着头望着站在台阶上的陈宇,尽管说出来的话可以听出很大的怒火,但是他的表情还是一尘不变的淡定,“你干那件事恐怕也不只是为了检验渣男吧。”


“是,是藏了点私心。”


“还有。”


陈宇愣住了,有些吃惊地看着张起灵,张起灵虽然用余光瞥见了他的目光,但是还是无动于衷地看着前面。


“其实...其实在我们班有个小女生,她一直喜欢吴邪,结果发现吴邪跟你有一腿。在你转校之前那群小女生和你们班的小女生就密谋着要干这件事了。”


“哪件事。”


“害呀,哪件事。我干的那件事呗。”陈宇脸一红,又继续说下去,“她们都想干又怕被抓出来,手里有不少你们...你们的照片什么的。”


张起灵一愣,停住脚步转头看着陈宇。


“她们跟我说,叫我去曝光这件事,不然如果要她们来的话,她们会连着照片一起挂。而且她们不单单是要曝光在我们学校。我当时也犹豫了很久,但我想干就干吧,我干的话事情也不会闹这么大,谁知道你就临阵逃脱了。”

张起灵脸色一黑,自言自语道:“果然。”


【瓶邪】家教(上)

*家教张 X 学生邪 刺激年上

*ooc属于我

*混更完毕 我溜了












——————————————







“张老师,那这道题怎么写。”

虽然已经成年,但是吴邪的声音还是有几分稚嫩,再加上他刚才做题已经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了,嗓子不由有些紧绷,才开口说话时声音都是颤着的。他把试卷推到他老师面前,用修长的手指指着一道题,问到。

“同一个题型你问很多次了。”

“啊...抱歉咳...我忘了。”

老师伸手去拿他手里的笔,与他的手相互触碰了,吴邪带着羞涩目光抬头看了一眼老师英俊的侧脸,又连连垂下了眸。老师的手停留了片刻,就把笔抽出来在纸上写了起来。

“看着。”

吴邪有些走神,老师的话刚才把他的思绪牵了回来,他连忙点点头低头看起了题目。他不停斜眼看看老师粉红又在不停张合的嘴唇,老师一个回头就与他四目相对,他低头看起了题,羞红了脸,老师说的话一点没有听进去。

“说完了,自己做吧。”

吴邪还是没懂,只是糯糯地把纸和上面的笔拿了回来,在那道题上犹犹豫豫下不了手。老师打开水杯让温度刚好的水顺着喉咙滑进,突出的喉结轻轻滑动着。

“张老师,我...还是不会。”

老师把题目和纸张拿了过去。

“你花钱让我来补课的还是干嘛。”

吴邪以为得遭一顿骂了,看着手指头没有说话。他心里很好奇张老师生气是什么样子,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如果以后都不用见了的话,吴邪倒是愿意豁出去对着老师的耳朵吼我喜欢你,但是他还是更喜欢这样看着老师。

“你想说什么。”

吴邪正这样想着,他脸上大写着我没在听几字,张老师见状,开口问道,把吴邪吓了一跳。

“没什么。”

“说。”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吴邪转头看着张老师,虽然心里很心虚,但还是要直视着张老师的眼睛以表自己说的是实话。两人对视了良久,老师忽然把头向前一凑,落了个吻在他的嘴角。吴邪吓得整个人都镇住了,坐在椅子上不敢动。

张老师试探性地一吻,吴邪没有躲避,他便更加大胆了一些,吐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吴邪的嘴巴。吴邪嘴巴微张着,耳朵羞得通红,迷迷糊糊地看着张老师的一举一动。张老师凑上前去用舌头撬开了吴邪的双唇,在里面重重裹了一圈,吴邪被弄的生疼,但也没有躲避,微眯着眼睛试图迎合张老师,喉咙里不停呜咽着。

张老师拍了拍自己的腿,吴邪便乖乖地站了起来,双腿一开坐在了张老师腿上。他把手从吴邪衣角伸了进去,搂住了他的细腰,然后凑上前吻了一下他。

吴邪往张老师身后一凑,把房门给锁上了。

“我想说我喜欢你,张老师。”

【瓶邪】同学(14)

*我来了嘎嘎嘎嘎嘎 不做拖更王

*进食愉快













——————————————





“张起灵,吃饭时间不吃饭对身体不好啊。要不一起去吃吧。”


“不了。”


陈宇转头冷哼了几声:“那吴邪我们走吧。”


“害,老张你别倔了,一起去吃饭吧,就在隔壁。”


张起灵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点点头答应了胖子。陈宇像是搬着个胜利品似的搂着我走,让我尤为不舒服,特别是感觉张起灵的目光总是毫不避讳地落在我身上,弄得我后背一直在起鸡皮疙瘩,难受极了。


到了隔壁的面馆,胖子自作主张给我们每人点了一碗他最爱的牛腩面给我们,可是我却不怎么喜欢牛腩的味道,就向店员要了一瓶豆奶,从吸管袋里挑了一根卖相不错的吸管插在了里面。


牛腩面我是没怎么碰了,就一直听着胖子唠叨哪个哪个姑娘好看什么的,又边拿起豆奶喝。张起灵坐在我对面一言不发,低头专心吃着牛腩面。


没一会儿豆奶就快见底了,陈宇忽然伸手把我的豆奶拿了去。


“我靠,你恶不恶心啊,吸管都被我咬扁了。”


“干嘛,我又不介意。再说就尝尝。”


他侧过身去把我的豆奶喝了个精光,还顺带帮我把瓶子扔进了垃圾桶。我一脸怨恨地看着他。


“别这么看着我,你要啊,还你。”


他说着就把脸凑了上来,我吓得赶忙用手去推,心里还咒骂着这陈宇真的有病,偏偏要在张起灵面前给我丢这么大脸,忽然张起灵的声音把我们都吓住了没有动。


“吃饱了,我走了。”


他把包背到了肩上,去前台结了账就往门外走去,胖子把脸都拧成一团了,使劲招手叫我们走了,我才缓过来赶忙背着包追了出去。


外面下起了大雨,就算是打着伞的人衣角也被淋湿了,更别提没有打伞的人了。我着急地找起了包里,结果发现自己居然蠢到连伞都不带。


“吴邪。”


听到有人叫我我本能地抬头,发现张起灵打开了伞站在那边看着我,示意让我和他撑一把伞,我犹犹豫豫要不要回去结果陈宇直接把我拉了过去,撑着他的伞就拉着我走了,我不停回头看张起灵,看见胖子跟他挤在了一把伞里,胖子一人就几乎占掉了整个伞的遮掩,他的右半边肩膀全都湿透了。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想揪着张起灵的衣领,让他给我解释一番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给我道歉。但是我没有,我怕听到的是我最怕的结果,是他害怕了,不敢承担了。


那是我最怕的结果。


张起灵把伞递给了胖子,自己一个人跑进雨中,跑去了教学楼。


“张起灵走了,别装了,放开我。”


陈宇没有动。


“放开。”


他转头看了看我,把手慢慢放了下去

【瓶邪】吸血鬼(4)

*(1)🔗:http://heshiwanren.lofter.com/post/1e92fa52_1c60e8c8c


(2)🔗:http://heshiwanren.lofter.com/post/1e92fa52_1c61910fc


(3)🔗:http://heshiwanren.lofter.com/post/1e92fa52_1c631991d











———————————————






张起灵在厨房里倒了杯水,把回血♂药从包装里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抬着水杯去到吴邪房间,推开门看见吴邪睡的跟死猪一样。


“吴邪,起来吃药。”


吴邪动了动,没有回应张起灵。


“起来吃药。”


他这才迷迷糊糊爬起来接过张起灵手里的水杯和药,轻轻仰头让水连带药滑了下去。


张起灵过了十几二十分钟又回来了,手里拿着新的绷带和药物连着几根棉签,对着吴邪的脖子仔细地擦拭起来。


“刚刚我吃的这个是什么药。”


“回血♂药。”


“厉害啊,你们吸血鬼还有这种药。”


“胖子都是找你问的。”


“切,你们吸血鬼的事轮得着问我。”吴邪漫不经心地搓揉着自己的手关节说道,“好热你觉不觉得。”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好热。”吴邪突然不自在起来,左扭扭右扭扭。他忽然想起来今天早上胖子问他的问题,这是个屁的回血药,这他妈是春药!他心里咒骂道:我靠害人害己啊。他浑身一阵阵难受,推开了张起灵的手,跳下床一个劲儿地拉张起灵,张起灵被弄的一头雾水,他把这张起灵拉到门口就直接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张起灵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觉得是不是自己吓到他了。想了一会儿就转身回了客厅,只见那胖子急冲冲跑了过来。


“害,老张你那药给吃了没。”


“嗯。”


“那是个屁的回血药。”胖子拿过包装指着壮阳二字给张起灵看,“这伟哥明明是春药!我就说呢今天去买的时候那人类怎么一脸猥琐地看着我,还差点以为他是看上胖爷我了。”


“嗯。”


张起灵转身就朝自己书房走去,无视了胖子。结果过了一会儿他又开门从书房走出来直径向吴邪的房间走去。


张起灵站在门外听见吴邪在里面轻轻哼着。


“吴邪。”他轻轻推开了门低声喊了喊。


他的房间里关着灯,拉紧了窗帘,门外面黄色的光线争先恐后地透过门缝照了进去。


“快出去。”


张起灵没有听从吴邪的命令,而是跨进了房间顺带把门给关上了。他一步步走近床边,每一步踏在早就轻翘的木地板上,发出令人心颤的声音。


吴邪一整个横爬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张起灵上前把他的被子轻轻拉了开来。吴邪手骚软无力,一只手遮着自己通红的脸,另外一只手去扯被丢在一旁的被子。


张起灵把手伸进吴邪的衣服里搂住了他的腰,他全身都是冰冷的,没有一点人气,包括手也不例外。才碰到吴邪滚烫的皮肤的时候,刺激得吴邪往上挺了挺,吴邪一个劲地乱动,想要挣开张起灵,结果一会儿就没了动静。良久才习惯他冰冷的手,顺顺从从趴在了他怀里。





*及时刹车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渴望被殴打 下章绝对是ce ce :-D